尊宝娱乐老虎机 > 新闻中心 > 温州新闻

“肥皂果”——原始的清洁剂无患子

尊宝娱乐老虎机 www.sscli.net 2018/01/19 08:18 来源: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:王恋莉 浏览:2264


无患子树果实。

汪少芳/文 吴南杰/摄

近日散步,永嘉上塘大自然小区附近一种常见的观赏树上挂满了累累硕果。乍看,似桂圆,用脚轻轻一碾,有胶状的液体溢出,黏黏的。一时好奇,捡拾了几枚带回家。剥开后,沾点水,在掌心来回搓几下,便产生白色泡沫,闻之无味,疑似母亲曾跟我提起的“肥皂果”。

当我把果实与叶子带给母亲辨认时,母亲也不能完全确认,只是说:“像是极像的!但都过去六七十年了,此后就没有再看到。”几枚青果子,仿佛将年逾八旬的母亲带回了那段贫乏而无忧的孩提时光。母亲的童年,是在永嘉楠溪江沙头镇霞山村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中度过的,物资匮乏,食不果腹。

“肥皂树就长在老家溪边,后来在一次洪灾中被冲毁。记得七八岁时,也是这样的季节,我和小伙伴们将果实采摘后,用来洗手玩耍。在水里一浸一搓,便有白花花的泡沫,我们叫它‘洗手皂’,也有大人用来洗涤衣物的。”

在老家楠溪,肥皂、透明皂、肥皂粉都是六七十年代才有的“奢侈品”。勤劳智慧的乡人总会想方设法就地取材,采用一些最原始、最环保的方式进行日常的洗涤。

母亲说,稻草灰和油茶饼是过去农家最常见的洗涤用品。不论是男人穿的苎褂,女人穿的对襟布衫,还是日常的生活用品,如布袋、蚊帐、被单等,都是粗纱布或苎麻制成的,经久耐用。洗涤时,烧一捆稻草灰,将草灰盛在米筛篓里,置于烧开的锅上,用沸水浇,直至汤浓如墨,才将事先浸湿的衣物放入木脚盂,淋上灰汤,浸泡十来分钟后,便可拿到溪水中洗净。遇到一些顽固的污渍,可用油茶饼轻轻拍打污渍处,然后搓几下便干净了。那时,乡人也有用稻草灰汤洗头的。

元朝王祯所著《农书》记录:“每织必先以油水润苎……经织成布,于好灰水中浸蘸熬干……如前不计次数,惟以净白为度。”以苎麻原料织成的布放在灰水中煮,使布更加白净。由此可见七百多年前,我国就有用草灰水漂白、去污的文字记载。稻草灰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钾,属于强碱弱酸盐,而碱具有去油污的作用。

“油茶饼如何获取?”我问母亲。“从油茶籽榨油后留下的渣子加工而成。”母亲说,那时家乡的屿山脑(山丘名)上,满山满垄是油茶树。油茶籽采摘后,一筐筐挑到水碓屋(水磨房)里榨油。那些天,村子里弥散着浓浓的茶油香。母亲的话似乎有某种魔力,听着听着,居然有些着迷,几欲走入母亲语境中的那个年代。

榨油用的工具具有农耕时代的鲜明标志:油车锤(石锤)、油车(永嘉方言音同“弃”)砧、油车桶、油车槽……制作的工序颇为繁杂、费力。先将油茶籽倒入大锅里炒熟,用牛车拉磨将其碾碎,再用稻草裹成一个个草包,然后逐一放入油车槽。做油车槽得选用上好的百年古树,质地坚固,直径至少得三四个大人围抱,截成长约四五米的木段后,请木匠在木段上每隔一段,凿一脸盆大小的孔,然后将其固定在一条油沟上。

一切就绪,几个壮汉分立于槽木上,将油砧插入槽中,抡锤敲打,随着“嘿呦嘿呦”富有节奏的律动,草包中的茶籽在油砧的挤压下,清冽的茶油汩汩而出,顺着油沟流入一只只硕大的油车桶。平素我们楠溪一带形容拥挤,有“挤油砧”一说,或取笑他人身材臃肿,称之为“油车桶”,原来皆源于此。凡此生产生活中引申出来的话语,虽显粗鄙,却不无形象逗趣的戏谑因素。

油砧持续挤压,直至草包中的茶籽被榨干,其渣状如麦饼,即茶油饼。油茶饼亦可当农作物的肥料,也可用来洗涤。洗衣物时,敲下一块,直接可使用。因茶油饼极富硬度,要放在衣物上沾水轻轻拍打,以免损坏衣物。

母亲说的神奇的茶油饼能去污渍是否有科学依据?据湖南农业大学油茶产品研究中心周建平教授说,“把油茶籽打成浆,加水兑成半流体,然后再加上食用酶制剂,使之产生化学反应,出来的产品包括三部分:可直接食用的油茶籽油、可做饲料的‘渣子’、可做洗涤剂的水”。

至此,似乎一切疑惑迎刃而解。但是,母亲所指的“洗手皂”其学名到底叫什么?是否是过去在楠溪江一带十分常见的皂荚树?经过图片比对,皂荚树等都一一排除,而后终于发现学名叫无患子,亦被称为油罗树、洗手果、肥皂果树,与荔枝、桂圆同属无患子科,其他地方名有搓目子、假龙眼、鬼见愁等等,又有“印度的肥皂”之称。它的果皮含有皂素,只要用水搓揉便会产生泡沫,是古代的主要清洁剂之一。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[2001]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